《热点透视》科技泡沫疯狂滋长,重现2000年破裂阴影 / 5 years ago《热点透视》科技泡沫疯狂滋长,重现2000年破裂阴影1 分钟阅读一大差别在于,1990年代末期其实是有两个泡沫。 网路泡沫破灭当时吸引到更多关注,但相对于规模更大的电信产业泡沫破灭而言,只不过是个跑龙套的而已。世界通讯(WorldCom)及GlobalCrossing等电信公司卯起劲儿来投资,在美洲各地铺设光纤网络,同时在欧洲耗资1,000亿美元标购频谱。根据汤森路透数据,截至2001年的五年之内,全球电信产业借款金额高达约2万亿(兆)美元。 销售连网设备的企业赚得钵满盆满。在电信产业热潮高峰时,思科、Juniper Networks 、朗讯(Lucent Technologies)、JDS Uniphase 及北电网络(Nortel Networks)总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。在债台高筑的现实问题打压下,五家电信设备制造商的市值在15个月之内就蒸发了90%。 将时间拉回到当下,股票估值当然也会有所松动。由于初创企业的估值是以营收或者是网路访客数量做为计算基础,那我们也可以放心的假设当中有部分业者将禁不起时间的考验。但是初创企业中最热门的社群网络、软件服务、以及实业家Elon Musk所领导的公司,其规模都相对较小。2000年时思科的市值,是今日亚马逊 、Facebook、Twitter 、LinkedIn 、Salesforce 、Workday 、Splunk 、ServiceNow 、NetSuite 、Tesla 以及SolarCity 市值的总合。 此外,这波热潮并非集中在昂贵的网络基础建设,而是更大程度集中在资讯应用。这些业务成本更为低廉,谷歌及Facebook等巨头帐上满是现金,而不是债台高筑。不仅仅是因为其规模较小,同时也是因为这些公司不会有过度杠杆操作的后续效应。科技股大涨后回档,可能是、也可能不是整体下跌走势的前兆。就算这真的预示着整体股市回落,这次也将不会是科技业导致股市受到惨重伤害。(完) (译文审校 郑茵/龚芳/李爽)